• 境况

    2014-07-04

    Tag:

    和兼职工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从小住的老房子已经不复存在,我所能居住的地方是一个大大的大提琴盒子,然后它渐渐变成了一具棺材的样子。天色渐渐变黑,边上是回忆中故乡无边无际的稻田。散发着日暮时的金色光辉。我犹豫是爬进棺材开始睡觉还是坚持着清醒。一个人在四际无人的地方,渐渐有了害怕。这个时候老房子对面的姑姑和姑父喊我去他们家。如同他们之前常常做的一样。

     

    醒过来,暗暗伤心。想我的奶奶。她不在了,那么老房子也算是不在了。她预言我会去远方。她预言的时候眼神里面有点点的悲伤,惆怅。我一直都想那个时候她的神情,现在明白的一清二楚。稻田的暮色,和她的眼神,时光将它们擦拭的越来越清晰。

     

    兼职工

     

    最近找到了个兼职工作。本来是要陪朋友投简历的,结果她没投,我投了。误打误撞进了歌剧院做接待员的工作。这份兼职工作做的很开心,如果是安排到在楼座工作的话,可以有幸看到不同的歌剧。如果每日都是同样的安排,那同样的歌剧就会重复看很多遍。有个同事看了八遍同样的歌剧。我到现在为止,倒是看了三遍同样的现代芭蕾演出。

     

    领导要求每个女同事都必须要有鲜明的口红,为了和这个剧院的现代风格相符。那个时候建筑师改造这个歌剧院的时候把里面的东西全都捣碎,只留了一两面墙。里面的颜色基本上是黑色,和楼座边上过道的红色。所以我们的服装是一黑到底,正式职工的裤子边上会带一点红。

     

    第一次涂上的口红对于老板来说不够红。要重新换一个。当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艰难的涂上那个红到要命的颜色时候,自言自语的说,“靠搞的和个鬼一样。“一个同事幽幽的扔过来一句话“老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一个同事叫帕博罗,是他父母最喜欢的诗人聂鲁达的名字。

    一个叫马兰,是他父母最喜欢的音乐家的名字。

    还有一个叫扬尼斯, 是他父母最喜欢的诗人的名字。

    还有一个叫以塞亚,他妈妈嫌这个还不够,给他后面还加了一个名字,拉菲尔。应该是很崇拜这位先知吧。

     

    先写到这里,想搞笑的。但是我最近是个太严肃的人,搞笑不起来。等心情好了有帅哥追了再来说吧。

    同事帅哥好多,可惜都是搞基阿,叫我情何以堪阿)

     

     

     

     

  • 巨大的自私

    2014-02-11

    Tag:

    如今看来,大部分人都有一个巨大的自私。或者说每个人的自私都是巨大的。

    它盖过了这个世界,盖过了天地,像一个巨人,吞噬了这个宇宙。

    我也有着这么一个巨大的自私。

    渐渐明白,这个世界不仅不如人所愿,自己也必须懂得要接受所有的不能如人所愿。

    然后,要努力尽人事,做美好的事情,渐渐让这个巨大的自私变小。

     

  • 捡阿捡

    2013-07-10

    Tag:

    在外住的久,就算知道住的不长久,还是会整个窗帘出来拉,贴个海报拉,把朋友们寄来的明信片都贴到墙上,反正就是很作很俗气。然后所有的家具啥的都买二手的,二手的沙发,二手的椅子,还跑去乡下买了个二手的床( 宜家的床和床垫又贵又感觉特不牢固,还买了个二手的录音机(在一个总是和kata逛的慈善机构经营的二手市场买的,结果竟然被那边的义工老头说的心动,接连买了两个录音机!阿,大家都很不解,我也很不解。也许是因为太便宜,1欧两欧这样子,是不是不拿手就很痒?有时候我真的想把自己揍一顿。),反正这种没有安全感又有穷人暴发户情结带来的后果呢是,买来的二手打字机还是破的!就是想也许过个几年拿出来卖,还可以卖给汤姆汉克斯,这个可是二战前的古董阿。我的室友e则是很看不过我这种爱收破烂的举动,每次看到我的房间,总是摇头。他的房间则和我的大相径庭,我很想形容“哇,白茫茫一片好干净。” 他是停不停就想整出个东西扔掉。他的作风就是苦行僧的,看不过世界伪善,宁愿独善其深,人家想出淤泥而不染,他是宁愿人至察则无徒。总是他肯定到最后是要作和尚的。上次他愁眉苦脸的和我说,想把他的一个柜子扔了,但是他就两个柜子,一个书柜,一个放衣服和其他的必需品啥的,我就想不通,他房间都那么空荡荡一片了,怎么还可以倒腾出个东西扔哦。。。

    每年这里有好几次街道之间的跳蚤市场,居民把自己不要的东西整理出来,摆摊摆一天,整条大街都是人。来逛的人眼睛扫来扫去就怕错过好东西。那时候学校边上的路要开跳蚤市场,夏哥和我说,要挑好东西,早上5点拿个手电筒来,那个时候大家刚把东西摆出来,那个时候的东西美的棒的有的是。我被说的那个动心,就早上6点钟踏着星光出门了(这颗贪婪的心阿),那个时候还是冬天,月亮冷冷的挂在天上。结果,我中午才回家。手上拖了一个大袋子,里面有一个留声机,27欧,还有一大堆便宜的和垃圾一样的古典黑胶碟,然后好多便宜的衣服,老奶奶的羊毛裙子开衫啥的,5欧三件,我捡还是不捡哦?还有一双2欧的靴子,当然拉,后跟是破的,否则真皮2欧谁会卖哦。我忘记了还买了啥,反正我回去的时候,E就是满脸不动声色的“靠,你怎么又拖了一个麻袋回家”。。。因为我刚搬过来的时候,立马就把他们家的厨房给塞满了,他很是无奈。。。

    然后前个月,朋友们想去另外一个大型跳蚤市场逛逛,我和自己说,好这次,你带5欧,啥都不要买。控制住自己吧。结果呢。。。买了20多张黑胶碟。。。有freddy mecury,我怎么可能不买哦, 还有nina simone,我肯定要入手的嘛,那种古典的便宜的让人心都碎的古典乐,不买很对不起它们的好不好?然后就气喘吁吁的回家了。。。很沉的。对了,还买了个灯罩,一欧,我看那么古董那么好看,就买了。。。(撞墙)因为这个房间的灯就一个灯泡没灯罩,有朋友说让我装个,我一直没空,所以,这个原因不是很好么。。。哈哈。

    结果给室友们一看,e立马就说,这个不行阿。因为不是吊灯,是壁灯,所以要在墙上打洞,我们租别人的房子是不能这么作的。我一听,一点都不泄气。把它拍了照片发给威哥,他必定钟爱。到时候他来了送他不就是。

    然后下次逛二手市场的时候,( 我可真心不想再逛,每次逛都莫名其妙拿回来那么多东西)但是朋友们兴致总是那么足,那边的书阿衣服阿包阿啥的,应有尽有阿。 然后逛的时候,我就流连在灯具那边,那些吊灯真是好看,古董,一盏一盏都那么有风情,那么精致,现在的那种新潮的吊灯比其她们来都逊毕了。可惜我只有一个卧室,没有阔气的大房间来收留她们。心酸阿阿阿阿阿。我就这么抬头看阿看,然后就挑了盏小小的。朋友说好看。我就兴致勃勃的带回家。然后一个人在那边拆灯泡,拆电线,因为要装上去蛮麻烦的,拆拆装装的,半夜的时候没多少光线,电线的连接很不牢靠。所以装好了灯没亮,就很气馁的睡觉了。早上醒过来,接着搞,然后就亮了。

    按说到这里,这种捡垃圾的心态应该稍微收敛一点。

    朋友昨天说起父母搬家她要扔掉很多东西,我就觉得替她难受。但是她说,人生有时候要进步必须要扔掉一些东西,清除下脑子里面的空间。我就很跃跃欲试。

    今天就兴冲冲的拎了一袋自己不穿很久但是又长期舍不得扔的衣服一鼓作气去了家边上的二手市场免费捐赠。结果,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就神不知鬼不觉雄赳赳气昂昂的抗回了一盏落地灯,理由?我必须要在晚上念书,那个二手书桌和二手椅子一读就背疼,我打算在沙发上念书,那必须要个灯嘛。。。要个能帮忙读书的灯!

    于是,当我抗着落地灯回家的时候,我的室友e就在那边,石化了。

    照片就不发了。

     

     

     

  • 时间那么紧

    2013-07-04

    Tag:

    表姐想让我帮她带给抗眼袋的眼霜,然后她的女儿( 也就是我的外甥女咯) qq 发我条消息,说,阿姨帮我带本学法语的书好嘛? 我好几年没有回家,很少看到她。今年春节回家的时候看到她,小小的人儿长的和城南旧事里面的小姑娘一样可爱,害羞的总是躲表姐背后。今天寄包裹的时候就买了些这里的巧克力一起寄过去。邮局的姑娘说现在天热,巧克力肯定会化掉的。就等等看会不会了。

    今天朋友问到分手的事情,我能做的竟然只是不停的摇头摇头摇头,这个重复的动作竟然停不下来,心伤了死了都无所谓了,看的那么重的感情到最后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没有了,因为一个小误解就不了了之了,看起来,也只能是摇头不止了。

    看最近有关国内电影的文章,觉得郭敬明这样子的人能够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想想觉得很是无奈。

     

    唐代仕女,阿姆斯特丹博物馆

     

  • 新手机用了一个多月。结果不小心摔坏了。鉴于之前的nokia1100摔n回都摔不坏,所以看到这款新的nokia摔在地上我哈哈笑了笑,结果拿起来就知道这次完了。

    然后接连两天做梦梦到的都是新手机回归正常,触屏完好。他妈的分手了都没有梦见过前男友,手机摔了就得天天梦见它,什么人品。

    罗恩河前一天的傍晚夜景。

     

     

    阿姆斯特丹博物馆的图书馆

     

    阿姆斯特丹市立图书馆的电影影碟架。这个架的长度这里看起来没有实际看上去的那么惊心动魄我看的都想哭了。这个是他妈什么样子的彪悍作风阿,阿姆斯特丹人民真他妈太幸福了。

     

    同一个图书馆的休息室,或者说阅览室?反正我睡了一觉。还是那句话,阿姆斯特丹人民真是太幸福了。

     

     

    一座长满了植物的墙, 巴黎

     

    一个巷子的黎明, 巴黎

     

     

    卢浮宫的一个小把戏,巴黎